央行连续12日“按兵不动” 去杠杆防风险意味浓厚

根据央行官网消息,受税期等因素影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有所下降但仍处于较高水平,4月11日不开展公开市场操作。这是自3月24日以来,央行连续第12个工作日暂停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累计净回笼资金4500亿元。当日有200亿元逆回购到期,实现净回笼200亿元。本周央行公开市场共有1200亿逆回购到期,周四还有2170亿MLF到期,无正回购和央票到期。

  近期资金面较为宽松

  中信证券(行情16.27 +0.18%,买入)固收分析师明明指出,此次连续暂停公开市场操作,主要得助于3月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与近期外汇占款数据逐渐改善。央行自3月24日起连续6日暂停操作,皆为月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对冲逆回购到期,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3月为传统的财政存款释放期,使市场流动性得到补充。外汇占款数据也自去年11月开始逐渐改善,环比下降幅度不断收窄,2月外汇占款较1月减少581亿元,远低于此前数月.随着3月份中美10年国债利差出现走阔减轻资本外流压力与基础货币缺口,外占数据有望止跌回升,也对流动性状况有所改善。因此近期财政存款释放和外汇占款等外部因素的对冲为央行此次连续长时间暂停公开市场操作提供了一定基础。

  从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来看,本周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继续下跌为主。其中周二Shibor多数下跌,隔夜Shibor跌3.4个基点,报2.4080%;7天期Shibor跌2个基点,报2.6870%;1个月期跌3.64个基点,报4.0382%,3个月期跌1.32个基点,报4.2774%,均连续11日下跌。

  华创证券债券分析师屈庆指出,近期资金面较为宽松,但是市场对于央行持续收缩流动性的操作仍有担忧,后期伴随资金到期量加大,央行可能加快资金回收速度。

  货币政策稳健中性态度坚决

  此外,业内认为央行连续暂停公开市场操作,更显示出央行货币政策坚持稳健中性的态度坚决。中信证券固收分析师明明指出,3月末在跨季和监管等多重因素作用下市场流动性波动弱于预期,较为平稳渡过,其间银行间市场表现相对平稳,交易所市场出现较大波动。央行在跨季时点、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后的首次MPA考核等背景下仍然连续暂停公开市场操作,表明央行对市场短期流动性波动容忍度逐渐提高。而随着金融去杠杆、防风险监管的逐渐落地,连续停作也验证了央行不断坚决的稳健中性货币政策态度。央行一季度例会及行长周小川3月底在博鳌论坛中的发言均进一步对此做出肯定。周小川在博鳌论坛上明确表示,经过多年的量化宽松后,本轮政策周期已走到尽头,即货币政策将不再宽松。

  “在度过季末时点之后,国内流动性情况在边际上将出现改善,但无论从内部环境还是外部环境来看,我国国内流动性环境在二季度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我们对于未来流动性宽松仍不应当有过多期待。”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指出,从国内情况看,未来央行存在加大力度推进“金融去杠杆”的可能性,但不确定性较大。

  延伸阅读:

  别盯着降准啦,MLF才是中国央行一箭双雕的货币闸门

  中国的银行拥有巨额存款,却不得不日益频繁地向中国央行借钱。2017年,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新年致辞中使用了一个新说法--“调节好货币闸门”。

  中期借贷便利(Medium-termLending Facility, MLF)就是其中一道重要闸门,很多本土交易员至今还在用“麻辣粉”来替代它有点洋气、拗口的名字。虽然降生只有2年零三个月,MLF已成为中国央行投放基础货币最主要的手段--2016年底未到期余额达3.46万亿元,全年净投放2.79万亿元。

  在人民币贬值压力下,去年外汇占款流出2.91万亿元。中国央行通过法定准备金(RRR)冻结着约20万亿银行存款,但央行去年仅一季度降准一次,更多则是通过频繁操作的MLF,弥补银行流动性的缺口。目前商业银行获得的存续MLF资金,大体相当于降准0.5个百分点5次所能释放的流动性。在RRR与MLF的一收一放之间,中国央行对流动性闸门的操控更加自如。

  “2017年是否会降准?只能说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个可能性不大。”中信证券固定收益研究主管明明说。曾任职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的明明表示,央行不愿意动用降准,大部分时间用MLF解决市场流动性问题,兼顾了“稳汇率”和“去杠杆”的考量。

  “货币政策还是稳健中性的,但是中性偏紧。用MLF来补充流动性,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华侨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师谢栋铭说,“降准会让人认为货币政策宽松了,助长资产泡沫,另外从汇率角度,也担心导致人民币贬值压力更大,这都是制约降准的因素。”

资金成本

  除了对汇率的信号作用,RRR和MLF最重要的区别在于资金成本不同。目前,中国央行对商业银行存放的法定准备金支付的利率为1.62%,超出法定要求的超额准备金仅为0.72%,但商业银行目前通过3个月、6个月和1年期MLF从央行获得资金支付的利率分别为2.75%、2.85%、3.0%。

  谢栋铭对此表示,通过MLF补充基础货币,相比降准对银行而言成本要高很多,而且MLF的到期压力对银行流动性管理的要求更高。“有一种制约,不希望拿了钱乱用。降准的钱用起来更自由一点,成本比较低,也不用担心再收回去,除非它将来加准。”

  2016年12月,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显示在经济企稳后,中国宏观政策的关注点,正由保证增长转向防控债务激增带来的金融风险--适当抬高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抑制金融市场杠杆投资和资金进一步“脱实向虚”。

  德国商业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周浩在电话采访中表示,MLF和降准唯一的区别是价格问题,央行通过投放MLF推高了市场的整体资金成本,反映了降杠杆的政策意图。“降准的概率在下降,MLF存量余额隐含了5-6次降准。”

  利率中枢

  在期限方面,中国央行近期的操作中更加取向拉长MLF的资金期限。去年8月以来,3个月期的MLF已经停做。中信证券认为,这种变化导致MLF资金的整体成本提高,MLF加权平均利率从去年中的2.79%上升至去年12月的2.93%,同时还具有强化央行对中长期利率的引导的作用。

  “2015年10月以后,存贷款利率基准放开,对于长期利率的引导,需要一个新的政策利率作为基准,而1年期MLF恰恰充当了这一角色。”明明说。他认为,1年期MLF操作利率将逐步成为新的货币政策长期利率中枢,避免中国国债长期利率过度下行进一步压缩中美利差,对人民币造成压力。

  民生银行研究院金融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峰亦认为,中国央行要建立利率走廊,就需要一定规模的MLF来形成中期利率曲线。此外,相比降准,金融机构通过MLF获取流动性的成本更高,定向性更强,要求银行增强自身负债和流动性管理能力,有助于引导市场利率。

  货币闸门

  去年12月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2017年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稳健,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

  随着去年人民币兑美元创下逾20年以来最大年跌幅,资本外流压力不减。此前,央行在2016年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明确:针对外汇占款下降形成的流动性缺口,考虑到准备金工具可能形成资产负债表效应且信号意义较强,受到的制约较多,更多地借助公开市场操作和MLF提供流动性。

  渣打银行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丁爽认为,降准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宽松信号。“中国央行实际上放弃了这个沟通,或者它觉得市场反正也不会接受这么一个观点,所以更多的是用比较隐蔽的手段,金融市场都知道、但老百姓不一定会关注的工具,来回避这个问题。”

  “如果FED加息速度慢于预期,人民币汇率也比较平稳的话,降准就变得有可能,”明明预测道,“如果美国加息与预期一致,甚至更快,那么中国央行应该就会更多依靠公开市场操作和MLF等工具来补充市场流动性。”

  谢栋铭认为,从长期看,中国央行货币政策的具体操作方式还是要由宏观经济形势决定。如果经济平稳运行,MLF操作是更好的选择;如果大幅下滑,央行还是会考虑降准。“经济比汇率更重要。”

?
央行连续12日“按兵不动” 去杠杆防风险意味浓厚 - 市场开拓 - 下载ag亚游|优惠门户 下载ag亚游|优惠,ag捕鱼王3d|注册,好玩的ag视讯游戏|官网